火爆棠(゚々。)

我让你揭发 我让你恨
我让你罪怪我

【安雷】他听不懂情歌15

*凹凸安雷
*杂以私设的唱见paro
*双向暗恋的网恋傻白糖 ooc到极致

归档: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安迷修坐在室友的车上,一路上其他三个人嬉嬉闹闹气氛活络,就他一人一直盯着窗外出神,坐他旁边的小张忍不住推了推他,“喂安哥,你这是咋啦闷闷不乐的,今天阿清生日啊,开心点。”

“没事。”他舒开方才不自觉蹙起的眉弯了弯嘴角,他只是有点困,因为他们从清早玩到现在傍晚,四个男大生精力充沛,三个城市跨区在跑,走了不少地方,车上又颠簸,便感觉有点累了,而且还心系不能去面基的遗憾,安静下来的时候便有些郁然。“我们现在去哪?”

“快到了快到了,”找地点的是开车的小刘,他对着后照镜看着他们说:“过了这个街角就是了。”

到了地点是一间时髦的复合式餐厅,晚餐时段供应餐点,到了稍晚就是一间酒吧,一边的舞台上还有驻唱歌手表演。走在前头的小刘和服务员确认了订位,转头和他们说:“这儿是前几天才新开的,老板原先在我们那里也有一家店,东西挺好吃的。”

服务员领他们到了座位,安迷修随意点了一份炖饭,坐在背对舞台的位置听着室友们瞎聊,台上唱歌的声音是个女生,说不上特别好听,就是普普通通的水准,毕竟也不是路上随便找个驻唱的就能是副天籁美声,不过想到另一边凯莉他们正听着lion雷的表演他就又勾起那份遗憾的心情。

他们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那女歌手结束了表演,工作人员开始帮着换上乐器,小张看着便说:“换人了。不过我说刚刚那个说真的,唱的还不如安哥。”

“是啊是啊,安哥的水准都能上电视了。”

“你们夸张了。”安迷修笑笑,举起杯子,“话说今天玩了一天还没正式说呢,阿清,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其他两人响应,寿星则连道谢谢,最后凑齐了四角齐声乾杯。

同时台上的表演也换场完成,那歌声一传出来喝着饮料的安迷修差点没呛着,擦了擦嘴角往台前一看,是个黑发的青年,年纪看上去和他们几个差不多,一身皮衣和刷破的黑T-shirt牛仔裤,浑厚的低音炮唱着的是英式重金属,最开头还弹着电吉他,到了中间就扶着麦克风加强了声音的震撼,墨镜也摘了露出一对紫色的眸子,视线是对着前方却让每个观众都觉得他在看自己而不由自主地注视着他,大约这就是所谓的舞台魅力。

安迷修放下了玻璃杯,叩在桌面上重重一声像是他理智线断裂的状声模拟——那声音分明是lion雷。

一曲结束他激动地站了起来,大约也是这样对方注意到他也看了过来,交接了短短一瞬的对视,然后安迷修的舍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这时小刘突然看着表说:“糟,太晚了,我们得赶快回去,不然没和舍监说外宿还晚归会被罚的!”

三个人拉走了还在呆滞的安迷修赶忙出了门口,安迷修没来得及纠结该做何反应就上了车,最后只再往舞台看了一眼,对方已经转回视线继续下一个表演了。他上车回过神后立马给凯莉发了消息。

[knight]:你们去的那家酒吧叫什么名字?

而一条讯息过去安迷修久久等不到消息,直到他们回到宿舍凯莉才捎来回覆。

[星月]:Before Sleeping。刚刚有点吵没听到提示音,怎么了?我们已经要离开啦。

安迷修心下绝望地按掉手机萤幕,抬头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天空,只觉得欲哭无泪悲摧至极。

那不正是同一间酒吧吗。

评论(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