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棠(゚々。)

我让你揭发 我让你恨
我让你罪怪我

【安雷】维妙维肖2

*凹凸安雷
*演艺圈paro,歌演双栖安x影坛巨星雷,cp炒作,假戏真做

不想整理连结了手机好难用……建个文章tag有兴趣可以戳关注

-

签唱会上。眼前的排队队伍终于缩短至最后两个一起来的女孩,安迷修微笑着和两位兴奋的粉丝小姐姐说了谢谢支持并递回签好的专辑,放下笔的手移到桌下悄悄地活动了下关节,实在是有点麻了,虽然公司有安排限定人数,但连续写了几十张也算够呛。尽管如此,他还是比较喜欢和粉丝互动——比起等回要进行的环节来说。

“安哥,听说你去参加了《风轻》的试镜,你觉得自己拿到角色的机会大吗?”

看,他现在最不想面对的问题果然来了。

记者簇拥着,眼神发光就等着安迷修回答……不,是跳下陷阱,他们设计问题的时候,常常是状似不经意的语气像是闲聊似的绕着边界转,然后再一个直切核心的送命题杀得你措手不及、情急失言。

本来是这样的。

“我觉得,应该不会吧。”安迷修笑了笑,没有多作犹豫便答了出来,这样的谦虚表示在安迷修身上并不令人意外,只是媒体原以为在影视路上扶摇直上的他回应应该更乐观积极点,甚至说不定可以抓出什么假谦逊的自满,接下来就是看撰稿记者的炒作工夫了。不过他却一点机会也没给到,气定神闲地接着回答问题,并隐隐约约引导问题专注在自己的新专辑上,避开试镜的八卦。这可不能说他机灵,他也实在是真心诚意地这么想了、绝望了,反正最后是谁都好,就是不会是他。

“我看你这事是吹了。”
“我知道,我表现得不如预期。”
“不。”艾比摇摇头,拍了拍安迷修的肩,“我是说你的影视生涯大概也结束了,咱们还是好好做歌手去吧。”

这么严重的啊。安迷修想,却也不怎么惊讶。那天他下了戏就往洗手间钻,打开水龙头就往脸上冲,原本就只是提振气色用的浅淡裸妆一下子就被冲花了,整个脸连着额上鬓边的头发弄得湿淋淋的,狼狈到不行,冷水和着冷汗沿着颊边滑落,无论如何这仍无法化解掉他刚刚的尴尬和那份无人察觉的心跳加速。天杀的,他竟然看一个男的看到发愣,而且还是个能影响自己饭碗的男人!他回想方才对着那双眼神对的戏,晶紫眼眸一动不动地回看着他,与他对视,他承认起初自己是有点发怯的,但随着台词的演进,他自然而然地愈加进入状态,也不由自主地就将对方视作与自己演对手戏的人,不知怎的,明明对方也只是看着,他却觉得那双灵动的眼睛似乎也在配合着他流动感情。

结束之后他先是松了一口气,心里快速倒带自己的表现,除了一开始有些怯缩,整体感觉应该还是可以的。可他才这么想着,就又不小心瞥到对方那凌厉的眼神和意义不明的微笑。

“要我说啊,那眼神可真是如狼似虎,恨不得把你撕了。”艾比如是说。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怒了这位影帝大爷,但艾比讲得煞有其事,安迷修听着听着也不禁相信了几分,懊悔和惶恐更深,指不定雷影帝其实最讨厌眼神接触了呢。

不过事实证明艾比在看艺人的眼光上虽然很准,但那失败无数次的追爱历程却不是没有原因的——她对男人的表情理解完全错误。

手捻一炷香,因为空调位置烟雾薰得他直闭眼,安迷修跟着旁边的人听从指令拜了三拜,再让主持仪式的人说些话开机就差不多完成了,他整个人恍恍惚惚地,还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站在这里——在他旁边的就是雷狮,令一边则是角色重要性次之的BOSS,而他就站在第三位,男二的位置。

没错,他拿到角色了。

因为之前提过的种种因素,他没有注意试镜时其他导演、编剧的反应,一溜烟地不见人影,要真说上来还可以扣个无礼妄为的帽子,所以他最终还是想不透是谁主张让他出演角色的,他眼神环绕一圈,也没见几个赞助商出现,来的还多半是生面孔,更没有一个人有放什么特殊的视线在他身上,于是把意图包养等等潜规则的选项也划掉。

想来想去,他又把思路转到雷狮身上。对视时除了入戏外,他只觉得惶恐,更不敢去猜测雷大影帝的想法,神秘微笑想来只有可怖,全然抓不出几个善意的意思。他们排排站着等待宣读的人结束祈词,思考间他忍不住侧头看他,发现自己竟然还要稍微抬头,便又扭回头来,同样作为男人这样的身高差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看什么?”雷狮目不斜视,动了动嘴低声说。
“没,没事。”安迷修恨不得给自己挖个洞钻了,见面以来唯二的话还都一样。

“哦,你很喜欢东张西望?”
安迷修:“……”

看他那反应,雷狮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起来,咬着嘴唇憋笑,控制不住的嘴角向两侧上扬。那浅笑的目光弯弯,却如芒刺戳在安迷修头顶上,所以他经不住还是往旁边偷觑了眼,这一看他又想甩自己一巴掌了。

这人笑起来可真好看,他想。

雷狮转着手中的玻璃杯,深红酒液随圆弧杯壁摇晃,他还是不怎么喜欢红酒的,不是说不识良品,只是这太像微苦的果汁,老觉得喝了心里压抑,所以尽管价格上差了十万八千里他还是要喜欢啤酒的多,豪爽直接。一饮而尽后杯子被重重地磕在大理石雕刻栏杆,月光照射下石头表面有些扎眼,可再亮也没有里头灯光和无趣的气氛难受。要不回去吧。他这么想着,从摆脱童星印象正式入圈开始,应酬一事向来是卡米尔在帮他干的,明明还是个少年却比他这老大哥还圆滑,要不是有他的周旋,让他自己来怕是一辈子都要被打压,毕竟演艺圈并不是什么单纯看才华的地方,所以待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不太喜欢。

他百般聊赖地观察厅里的一群人,喝开了的人类是很有趣的,站在窗外吹风一边看着里头的燥热,然后在心底嘲笑他们也是雷狮的恶趣味之一,几次有人发现他一人站在外头想过去搭话,都在玻璃门前被他的眼神瞪后退,谁管呢,一个人待着多好。

然后不经意地,他对上了一个迷茫的视线,于是他同他招招手,完全石化了对方。

呵呵,人类真是绝壁有趣。

稍早之前另一边的室内,安迷修正被一群人包围着,出演阵容里雷狮往阳台溜了,演反派的又是个喝了酒话就说不清的人,焦点自然就又放到接下来的安迷修身上,一餐饭下来没吃多少东西都在答话,倒是又被灌了不少杜康,不过就算他在影视是菜鸟,好歹也是在乐坛打滚多年的,几杯酒精还醉不了他,这样好的豪肠特别让导演赵尉喜欢,酒兴上来了平常严肃龟毛的人设也去了,拉着安迷修就是一通直夸。

“小安啊,叔这不是唬你,你那天演的真的,绝!”
“谢谢赵导。”
“真的,真的!你这不得了啊!我说你怎么老唱歌现在才给自己挖掘出来呢?”
“过奖了过奖,我说赵导,您还是少喝点吧……”
“不,你听叔说,叔没醉,嗝……我告诉你哈。”

“那天啊,咱雷大影帝看完你的就走了,我问他不继续看吗,你猜他说什么?”

“他说,就那个了,还看什么?”

我和他合作过的片子也不少,还没见过他这么满意的样子……。赵尉絮絮叨叨又说了些话,安迷修却是听不进去了,脑袋完全地死机,茫茫然点头又被勾肩搭背,手中的酒水差点撒了也没注意,神智回来一些后眼睛又自动地开始寻人,然后看到那个人站在落地窗外伴着月色一同映入眼帘,发丝摇扬,修长的身子倚在栏杆上,上扬的下颔表露一丝不羁,安迷修原本以为他在看天空,可眯起眼睛细看才发觉,他也在看着他,摇摇手像是招灵的引路人,魂都被扯了出去。

那天晚上安迷修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雷狮都是一袭古装,在夜晚的院落银光落得比开机宴的阳台还要嚣张,那人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明明是一身黑也平白给照得发光,安迷修觉得自己像是醉了(事实上他睡前也是卷着醉意入眠),视线有些模糊脚步也虚,被眼前的耀眼灼得睁不开眼,却又像趋光的动物往他走去,场景同样也是两个世界——宅子里热闹得很,外头却是冷淡静谧。脚步声踏在石子路上收不住,所以他看见那人缓缓转过了身,视线是惯性的上扬,嘴角是惑人的微笑。身影仙无尘,颦笑染红烟,大概是这样的境界。他又见他低声开口,喊了他的名字,问他,怎么?

问的还是戏里的名字。

醒来后安迷修想这不得了呀不得了,怎么还没开拍自己就像入戏太深的痴人,而他梦的还是个清醒梦,意识尚清楚的大脑掠过一个不清醒的念头,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今晚月色真美。”他又跑去翻了之前只大略翻过的剧本,翻到后来发现竟然还真有月下相谈的桥段,就是没他梦的这么煽情而已,也是一个古装大戏要真的让男男矫情,他也是敬谢不敏了。

直到后来他才澈悟,也许那个梦是个懊悔,懊悔他没像梦里一样走出人间烟火,向他走去。

面对现实才是好青年,虽然奔三的29岁也是快要中年了,他怀着满心里的忐忐忑忑到了摄影棚,第一天的拍摄他没多少戏份,就是需要换身戏服过场习惯一下,这一拿到衣服他又懵逼了,觉着自己应该去当个算命师才对。

戏棚里雷狮穿着与梦境无异的一身黑袍,在人造灯泡的光源下愣是也照出了仙气,他拨弄着造型的长发,满脸的不耐烦,一个转身看见几步之外的安迷修,眉头皱了皱,说:

“怎么,安迷修?”
“又要让我喊演才开始?”

-

久没更文结果还是写这篇,情歌的大家等等我呜呜呜
顺便说说900fo感谢!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