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棠(゚々。)

我让你揭发 我让你恨
我让你罪怪我

【安雷】Crystal Tears.

*骑皇,水葬,一方死亡,不知所云的意识流

*图是  @今天安雷結婚了嗎 画的!爱阿抠!


不哭不哭眼泪是珍珠。你才是真猪。小皇子戳了戳蹲下身子来的见习骑士的鼻子,忍住眼泪和开展的微笑,只留了控制不住的抽抽噎噎,但慢慢和缓下来了。骑士捂着通红鼻子眨了眨眼,然后抹去细嫩脸颊上最后一点湿润,散开在指尖的几点晶莹倒真像烁烁的碎鑽,他眯起眼睛觉得有些灼眼无法直视。然后他往自己脸上一擦,也是相同的零落的水晶宝石,哒哒敲在稚气圆润的颊上滚落,看起来有点滑稽,然后湮没在花瓣之间渗进了木板留下浅浅染色的水渍,转瞬消逝。

他拥住了那副静止的身躯,四肢垂落倒让那似洋娃娃好看的称誉当之无愧。他咬破齿间皮囊让毒液顺着喉道画出轨迹撕开身体。本不算狭窄却勉强多添一人的小船轻轻摇晃了一下,他不敢再动,让呼吸也平缓下来,让心脏也平缓下来,然后闭上眼睛嘴唇靠上他的唇边,逐渐微弱的气息喷在了精緻的面容却再也激不起绯红。

木船继续摇荡波动着在一望无际的水上。晶紫眼眸挣开盖阖重新展示出来。小皇子挣扎几下,扳开圈住他的僵硬的双臂。真好笑,竟然让彼此的灵魂就此擦肩而过,像极了罗密欧,但他不是茱丽叶。他把披风卸了下来盖在他的身上,而小皇冠则放在曾经执剑的交叠双手上他为他加冕。他把木舟挖空一个洞,河水争先恐后充填小舟,花瓣浮了上来像是美人的泡浴鲜花漫漫。

他游到岸边,看着水中央的木船一点点被水平面吃掉,最后所有过往一併沉落,白色花瓣飘零流水面,就和他笑起来哭起来张口说起话来一般,是从此无法拼合的神圣高洁。前皇子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湿濡,亮晶晶的像是碎鑽,爱之泪珠。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