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棠(゚々。)

我让你揭发 我让你恨
我让你罪怪我

他是海港城市的鹹苦味混雜水煙的味道。薄唇抿著煙槍嘴吐著一圈一圈的陰霾。他喊我的名字然後說,我們做個朋友吧。外加彎著的雙眼。明明生著一副好皮相,我卻意外地討厭他笑起來的樣子,看起來過於狡詐,垂下的眼皮還把那雙水晶闇紫遮了大半。這讓我想要走到他跟前拽住他平整且解了一顆釦子的長衫領口,讓他瞠目怒視,以利我收獲那爍瞳的全貌。然而事實上我只是放下了他給我沖的茶盞——實在是難以入口,他果然不是服事人的料——然後置氣似地起身,而他仍然喜怒不形於色。他也不攔我,任我咚咚咚下了階梯還在那半樓上瞧我。我喊掌櫃結帳,他卻喊不用了,我請客,就說了做個朋友;可你要出了這樓,就是賴帳,便是一口茶水的錢也讓你付不起,因為我不收。我說他欺人太甚。他卻搖搖頭丟了煙管走來,搧著扇子把我忘了的帽子蓋在我頂上,說:「你才眼看人低。」

评论

热度(18)